最新十大消费城市:上海稳居榜首,重庆逆袭广深

要闻 2020-11-10 19:22:41

  加快建设消费中心城市,对构建双循环格局十分重要。通常来说,一座城市要成为消费中心城市,本地较大的购买力是一大基础。那么,在疫情之后,我国消费力最强的城市有哪些?

  第一财经对前三季度我国主要城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统计发现,前十城市分别是上海、北京、重庆、广州、深圳、成都、苏州、南京、杭州和武汉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也是今年GDP总量位居前十的城市,但社消与GDP位次并非一一对应。

  在前三季度数据中,上海继续稳居榜首;重庆超越广深两座一线城市位居第三;武汉虽然仅位居第十,但正在快速“回血”。

  需要说明的是,各城市发布的今年前三季度社消数据是以2019年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(下称“四经普”)之后的数据作为基数的,相比今年初各地发布的社消数据仍以四经普之前的数据作为基数,更为准确。

  上海前三季度社消超万亿,打造国际消费中心城市

  从区域分布上来看,消费力前十的城市,有7个来自沿海发达地区,其中长三角4个(上海、苏州、南京和杭州),珠三角2个(广州、深圳),京津冀1个(北京)。有3个来自中西部地区,其中成渝城市群2个(成都和重庆),长江中游城市群1个(武汉)。

  10个城市中,有9个来自南方,北方地区仅剩北京。这也说明,在经济发展南北分化的同时,消费力也呈现南北分化的态势。

  其中,长江经济带共有7个城市进入前十。近年来长江经济带对我国经济的支撑作用日益凸显。统计数据显示,2019年,长江经济带地区生产总值合计457805.17亿元,占全国经济总量的46.2%,占比较2018年提升2.1个百分点。

  在消费总量方面,上海和北京这两大强一线城市位居前两位,上海自2017年超越北京之后,就一直稳居榜首。今年前三季度上海是唯一一个社消总量超过万亿大关的城市。数据显示,前三季度,上海市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1103.58亿元,比去年同期下降4.6%。从三季度单季来看,消费品市场加速回暖,社消总额同比增长8.9%。其中,8月份同比增长11.5%,近14个月内重新实现两位数增长。

  一方面,上海是城区人口规模超2000万的超大城市,也是我国城市经济的排头兵,消费力也最强。同时,长三角是我国最大城市群,也是经济最为发达的城市群,上海是整个长三角城市群的龙头,消费腹地广阔。

  另一方面,近年来,上海多措并举,加快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。早在2018年4月,上海就发布了《全力打响“上海购物”品牌加快国际消费城市建设三年行动计划(2018-2020年)》,提出要不断提升消费贡献度、消费创新度、品牌集聚度、时尚引领度、消费满意度,最终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消费城市。

  今年4月,上海出台了《关于提振消费信心强力释放消费需求的若干措施》(下称《措施》),提出以“一大节庆”为统领,聚焦重点消费板块,推出一批“实招”,为更好应对疫情影响促进消费回补释放、更快推进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步伐提供了强力支撑。

  5月4日晚间启动的上海“五五购物节”就是《措施》中提出的一大重点,主题为“五五购物节,全城打折季”,时间横跨二季度的劳动节、儿童节、端午节等多个重点节日。

  目前,上海境外旅客购物离境退税规模占全国一半以上,居全国第一;上海已成为新零售的策源地和竞技场,主要电商直播平台的用户数量全国第一;上海引领新一轮夜间经济发展,夜间消费总额位居全国城市首位;上海每年开设首店、旗舰店数量稳居全国第一,国际知名高端品牌集聚度超过90%。

  重庆超越广深位居第三

  北京1~9月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9390.1亿元,同比下降13.1%。从消费形态看,商品零售8821.5亿元,同比下降10.8%;餐饮收入568.5亿元,同比下降37.7%。

  沪京之后,西部的直辖市重庆以8329.58亿元超过广州位居第三,并大幅领先广州、深圳这两座一线城市,增速为-2.20%,在前五城市中位居第一。

  广东省体改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分析,重庆拥有3000多万人口,而且经济发展强劲,今年前三季度GDP已经超过广州。虽然广州、深圳人均收入比重庆高不少,但广深城镇化较早,包括家电、汽车在内的不少消费较早启动,因此当前消费增速也会放缓。而重庆正处于快速城镇化的过程中,周边人口大幅往主城区集聚,每年增量都很大,势头很猛。在本地城镇化过程中,这一群体带来了非常大的购买力。

  彭澎分析,人口总量多的城市消费总量一般会比较大。重庆所在的西南区域,消费文化也一直比较浓厚,“追求安逸、舒服的生活,所以社消比较旺盛。”而且重庆的房价比较低,可支配的购买力也会更加充足。

  另外,近两年,大都市旅游兴起,重庆成为火热的网红城市,洪崖洞、观音桥等成为年轻人打卡的热门景点,青年是消费的主体,都市游的火爆带动了社会消费的提升。

  重庆之后,广州和深圳分列第四、五位,前三季度两市社消总量都超过了6000亿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四经普之前,社消总量仅位列全国第七的深圳,前三季度超越了成都和武汉,位居第五。

  彭澎说,深圳的人均收入整体水平比较高,收入高,消费力也会旺盛。其次,深圳的实际管理人口规模很大,流动人口多,消费也多。第三,深圳作为计划单列市,可支配的财力多,拉动的消费也比较多。

  武汉大幅“回血”,强省会优势突出

  尽管不及深圳,但成都前三季度社消总量也达到了5691.8亿元,稳居第六。而疫情重创之后的武汉,虽然前三季度社消同比降幅达28.1%,但总量已位居前十。未来随着武汉持续快速“回血”,社消总量排名有望超越杭州,进一步回升。

  分行业看,前三季度,武汉批发业销售额、零售业销售额、住宿业营业额、餐饮业营业额分别下降17.2%、21.0%、32.8%、30.5%,比上半年收窄7.8、8.3、12.2和12.2个百分点。据不完全统计,第三季度,来自国内外40余个品牌“首店”在武汉多个商业地标落地。

  在长三角地区,龙头城市上海之外,另外三个经济大市苏州、南京和杭州社消总量分列第七到九位。其中,南京的表现十分亮眼,前三季度社消总量达5167.25亿元,增速为-1.2%,在十大城市中领跑。

  在今年的疫情大考中,南京交出了“硬核”答卷:一季度,南京GDP增长1.6%,是江苏唯一实现正增长的设区市,也是全国GDP十强城市、GDP万亿以上城市中唯一正增长的城市。上半年,南京GDP同比增长2.2%,居江苏第一、万亿俱乐部城市第一。凭借这一强劲势头,南京经济总量超越天津,改革开放40多年来首次进入全国十强,排名第九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GDP总量不及杭州,但在社消总量方面,南京大幅领先杭州。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对第一财经分析,南京是第二经济大省江苏的省会,经济腹地大。这几年通过南京都市圈的建设,不断拓展自己的经济腹地和辐射范围。

  随着高铁、城际轨道、市域快轨的建设,南京都市圈逐渐成为轨道上的都市圈,通过便捷的轨道交通,南京的消费中心引领功能进一步增强。此前南京也提出,要发挥“南京购物”对周边城市的辐射带动效应。

  与南京类似,近年来随着高铁网络尤其是不少强省会城市米字形高铁网络的建设,强省会城市对周边的消费辐射能力不断增强。

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对第一财经分析,中心城市的物品丰富、种类多,选择的空间大,大型演唱会、体育赛事等主要在中心城市,比较有吸引力。高铁的建设促使这些中心城市与周边城市形成了消费城市网络,带动了消费的发展。

  彭澎认为,当前周边地区的人喜欢到中心城市消费,因此在消费商圈设施的打造上也应该针对此类需求来改进布局。

  比如,正在建设中的广州恒大足球场,毗邻亚洲最大的高铁站——广州南站,交通十分便利,人流量很大。项目建成后,不仅可以吸纳更多体育赛事落地,而且有助于吸引旅游业、娱乐业、商业、宾馆业、会展业、房地产业、餐饮业形成集聚效应。

 

免责声明: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。

首页 广告服务 商务合作 寻求报道